任你博官网|任你博线上娱乐

主页 > 任你博 > / 正文

东亚三国低生育率与房价和文化无关 不接受移民才是主因

2019-03-04 19:29

  特约撰稿人 平川

  上周三,韩国发布了其最新的生育率情况:2018年出生率已跌至0.98,跌破1并成为世界出生率最低的国家。而人口正常更替的生育率是2.1,韩国的0.98尚不到一半。如果按照5100万人口测算,2018年韩国新生婴儿只有32.69万,同比下跌8.6%。

  韩国政府认为,经济环境不佳、是韩国人不愿意生小孩的重要原因;教育和房产支出的增幅高于工资增长,亦为重要原因。

  事实上,东亚三国中、日、韩,目前都面临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的问题。尤其中国,最近几年也开始面临这个状况。

  关于东亚国家生育率低有很多分析,最近有一篇奇葩热文《公寓楼住宅楼:欧洲东亚生育率的第一杀手》,把低生育率的“锅”甩给住房空间。认为“四五个卧室的一定比一居室、二居室的生育意愿强”,并得出结论“公寓楼是(生育率)大杀手”,而“独栋和联排”则促进生育率,“只要是独门独户,即使面积小也不碍事”。

  事实上,自新中国以来,国人一直都是住公寓楼和住宅楼的,没有什么变化。如果非要说过去与现在有什么不同,那就是:40年前,人均住房面积只有3.6平方米;截至2016年,这个数据已经飙升至40.8平方米。

  也就是说,国人住公寓楼和住宅楼,40年不变;唯一的变化是,住房条件越来越好,人均住房面积越来越大,即“住房空间”是明显改善的。但最近这40年,中国的出生率则整体呈现下降趋势,正好与“住房空间”负相关。

  但我们能说,住越拥挤的房子,就越能促进生育率吗?显然不能。如果住房空间与生育率既不是正相关、亦非负相关,只能说明两者没有关联。

  至于文章所认为的,“四五个卧室的一定比一居室、二居室的生育意愿强”,住“联排和独栋”比住“公寓楼住宅楼”更能促进生育率的结论,我非常赞同。但这和并非是“住房空间”的问题。

  很显然,家里有“四五个卧室”比“一居室、二居室”更有钱,住“联排和独栋”也比住“公寓楼住宅楼”整体来说经济实力更强,前者比后者可以负担更高的教育、物价等成本,自然生育率更强。

  你倒不如直接得出这样的结论:在城市中,有钱人的生育率比中产和穷人更高。

  事实上,我们父辈那一代人基本都有兄弟姐妹,但这并非他们父母住联排别墅的缘故。正好相反,他们基本都是跟父母挤在单位分配的小房子里,很多还是公共的厨房和卫生间,整体住宿条件比现在差得多,人均居住面积也小得多。

  过去为什么生育率高?

  首先是婴儿的死亡率高。由于医疗水平所限、战争、饥荒等原因,很可能生了8个娃,最终能够长到成年的只有6人;所以,只有多生才能对抗死亡率,保障下一代的存活。

  其次,在农业社会中,娃是生产力,可能长到8、9岁就可以帮助父母做饭、带弟弟妹妹,16岁就可以帮助父母干农活了;此外,娃还是家庭储蓄,等父母年纪大了,还能给他们养老。

  以上才是“多子多福”观念能够产生的现实基础。

  但当下,随着中国生活水平和医疗水准的不断提升,以及处在长期的和平年代,婴儿死亡率已经非常低,夭折的情况更是很少发生。绝大多数婴儿,都可以健康的活到成年,所以也就不需要生那么多来对抗风险了。

  另一方面,随着城市化的推进,现代都市生活与之前的农村生活变得全然不同。

  城市以二、三产业为主,对人的知识结构、技能等综合能力的要求,比农业社会大得多。你不可能再像农业社会那样去放养小孩,只能“精耕细作”,悉心培养。娃也不可能10岁左右就成为劳动力,帮助家里解决一定的经济问题;而且其需要更长久的学习和训练,可能到研究生毕业之后的前三年,还需要家里帮扶,以慢慢在社会中立足。

  至于养老,也不指望、至少不像过去那样的指望了。

  综上所述,如果说在农业社会,娃是生产力和储蓄;那么在城市尤其大都市,娃就是消费品和碎钞机。娃是生产力和储蓄,让多子多福观念深入人心,娃是消费品和碎钞机,则只能让人量力而行了。

  这才是生育率不断降低的真正原因,也是所有发达国家,包括西欧、北美、东亚等国家和地区面临的共同问题。

  西欧和北美目前的解决方案是移民。

  美国本身就是一个移民国家,世界各国不断输送给美国年轻人才,以及拉美裔等快速膨胀,让美国的生育率看起来没那么可怕。西欧也是接受大规模移民,虽然在新移民的融合上产生了很多问题。

  但移民也有副作用,对西欧来说是来自不同文化和宗教新移民的融入问题,对美国来说,则是拉美等少数族裔人口快速膨胀,可能威胁到白人主体地位和文化的问题。

  为什么东亚的低生育率问题、相对西欧和北美更为突出?因为东亚不接受移民。东亚三国、包括新加坡,都是从上层、到下层,都不接受移民,所以生育率才显得如此惨淡。

  很多人又把低生育率问题归结为儒家问题,但这和归结为高房价一样,都甩错了锅。

  低生育率问题,是只有发达国家才会面临的“富贵病”。放眼亚洲,能够称得上发达国家和地区的,从日本到亚洲四小龙,再到中国的几个大都市,都是儒家文化区。亚洲的发达国家或者地区都是儒家文化区,儒家文化区外无发达国家,恰恰说明了中华文化的优越性。

  如果儒家文化区不选择移民来解决低生育率问题,那么就必须找寻其他新方式和新道路。

  目前日本、韩国等国都无解,这就要看中国人的智慧了。